您现在的位置:  首页 >>  党务要闻  >> 正文

越过山丘 有人等候 ——中山农工徒步登山队活动侧记

  发布时间:2018-03-26

联合二支委会  罗祥


微信图片_201803261112592.jpg


徒步登山活动正风行于中山农工党员之中。

2月4日五桂山强国之路”山野徒步23公里首秀,到3月18日“西江早春乐健行”40公里“登峰造极”耐力拉练和15公里“快乐悠悠”入门徒步,再到3月25日,中山农工徒步登山队鲜艳的队旗飘扬在五华县最高峰——海拔1318.6米的七目嶂之巅。与在东南亚第一高峰海拔4095米的Kinabalu(神山)顶峰上“一览众山小”的中山农工徒步登山队队长“渲淼”的英姿相映成趣。热爱运动的中山农工的资深“驴友”们,个个身挟阳刚之气,持守着对运动的热忱,爬山涉水,登高望远。


微信图片_20180326111259.jpg


  仓廪实,知荣辱,重健康。相对于普通爱好者,凭藉徒步登山以实现对现代生活方式和不健康作息的救赎,让身心重新建立链接,而作为以医药卫生、人口资源和生态环境领域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的农工党员,似乎在不断突破个体体能极限之余,徒步登山的外延之义正悄然凸显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61112591.jpg


     正如参政议政专委会的“二凤”兄弟,在率队征战2018年第五届河源登山节前高呼,“中山农工徒步登山队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发展、生态环境保护、旅游文化发展、历史文化保护、精准扶贫产业发展、中华美食传承调研团出发啦!”貌似谐谑,似乎又切中肯綮。3月18日,当我作为西江早春乐健行40公里”成员之一,从大涌卓旗山庄出发,沿着西江畔的中顺大围,历时9小时10分,付出“双脚磨出四个水泡,光洁白皙的额头硬生生晒秃噜皮”的代价,艰辛走完全程。我突然感觉,这是一个重新发掘和寻找西江的过程:中顺大堤是血管,西江是动脉,沿着动脉走,对西江整体的轮廓和面貌有了深切体味。徒步虽然结束,但对西江的调研念头却我在心底悄然兴起。

微信图片_201803261112594.jpg


果不其然,市人大常委、农工党中山市委会主委路铭率课题组2009年就针对整个西江流域开展实地调研。2013年2015年,先后提出了《西江流域跨区域之水问题研究》《加大西江流域水环境保护力度,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性发展》的建议。无疑,这是源自于中山农工的一种优良的传承。农工党中山市委会老主委黄华裕曾多次叮嘱新党员,民主党派成员只有俯下身子深入基层搞调研,写出的提案才能言之有物,言之有据。坐言起行,到田野地头查看实情,到街头巷尾倾听民意,以实为行、凭实立身,写出的提案才能参政参到点子上,议政议到关键处。


微信图片_201803261112593.jpg

越过山丘,有人等候。感谢一路同行,且相互扶持的同党队友,正是你们的激励和坚持,让一些远大的目标看起来并非遥不可及。我们心有所持,才会表现越来越好,生活明亮,中气十足。我们坚守初心,脚踏实地,凭实立身,才会焕发出灼灼的人生价值光芒。




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  http://www.zsngd.org.cn/Article/View/cateid/60/id/14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