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 首页 >>  散文随笔  >> 正文

除螨记

  发布时间:2018-08-23

博爱医院二支委会  肖生平


昨晚夜班之后满身疲倦,今日是难得的休息,我在床上躺了下来,可是一直无法入睡,我把绵羊从1只数到了500只,而它们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,可是依然睡不着。身上有点痒痒的感觉,仔细一看,又找不到任何不适,突然想起来最近一个新闻来,说一个漂亮模特瘫痪在床,被螨虫侵袭,整个皮肤覆盖了一层粉疥,最后凄惨逝去,我打个激灵,我肌肤虽然不再细皮嫩肉,吹弹可破,可是真皮层也没有那么厚,也没起什么茧,它们应该还咬得动,我像杨过在绝情谷跳断肠崖一样,决绝地从床上跳了下来。

 

我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身体,希望能拍下几只螨虫下来,可是不知它们是真被拍下来了,还是只给它们进行一场按摩,我睁大了500度数的眼睛,可是除了黄色的木地板,只是看到一片虚无,我决定对床铺进行一次螨虫大清除。

 

在除螨之前,先看了一些科普文,数据让我触目惊心,说床垫加被子可能有500万只螨虫,枕头可能有300万,天了,中国人民解放军,各种兵种加起来也才230万,即使在解放初期全民皆兵,也才500多万。我充满恐惧地瞄了一眼床铺,枕头上布满的螨虫数量相对于中国的兵力,这块相对于美国的兵力,那块是日本的,那块是俄罗斯的,别看平时各国都是剑拔弩张,互相牵制,可是在这个床上,他们同仇敌忾,所有的目标都只有一个,就是你活肉生香的身躯,我更加坚定了除之而后快的决心。

我搜索了一下除螨的方法,五花八门。


除螨包看起来比较简单,把它往床上一放,散发一种香味,那些螨虫就会闻香而来,哭着、喊着,争先恐后地跑到除螨包中受死,数个月下来,可以清除90%的螨虫,可是这些靠谱吗?这些香味既然对螨虫有害,那是否对人体也有害呢?再说,谁又能确定,这些香味到底是螨虫的夺魂香,还是催情剂?


还有一些螨虫贴,上面放些螨虫食物,吸引它们进食,从而毒杀,可是螨虫天然的食物就是人的皮屑,当你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,还有比你更吸引螨虫吗?有多少螨虫愿意更换自己的天然口味?就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川妹子,愿意为广东那清蒸寡淡的罗非鱼,而放弃垂涎欲滴的麻辣飘香鸡?


还有紫外线杀螨,想当初自己在做实验,进行无菌操作的时候,都是用紫外线消毒的,它们有一定杀菌、杀病毒作用,可是紫外线穿透能力弱,一张纸都有可能挡住它前进的步伐,紫外线消毒对简单的细菌、病毒可能有用,但是螨虫已经是高级生物,虽然平时用肉眼看不到,可是把它们往显微镜下一放,你会发现它们穿了一层盔甲一样,相对硬度不弱于任何一个秦兵汉勇,想用紫外线随便照照就想杀死它,太瞧不起螨虫了。


还有说用超声波驱螨的,也是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。还有一个网友建议用熨斗烫,这个超高难度,床垫那么厚,它们躲到更深一点,那还管用吗?这不是一个熨斗做得到的,起码得发生一场火灾。再说一个一个烫,得多累,对于我们这些五体不勤的人来讲,有很大的挑战性。


我无法决断,最后在一个群里咨询这些杀螨的方法,群策群力,群友都觉得那些方法不靠谱,并出奇地达到共识:暴晒才是最靠谱、最简单的杀螨方法,我决定采用。


外面阳光正好,我将那藏有几百万螨虫的枕头和被子拿出去,双手捧着,虔诚、小心翼翼地,生怕一只螨虫掉下来,虽然我们是对手,可是对手也是值得尊重,既然它们难免一死,不如让它们死得其所,在半路上做逃兵,可是要被其他螨虫笑话。


我感觉自己像东华帝君,有通天彻地的能力,掌握几百万螨兵的生杀大权,这种俾睨群雄的感觉太爽了,其实我一直是佛性的,觉得万物都有灵性,对它们充满爱惜之情,一度我为自己有这种嗜血的爱好感到有些可耻,可是一想到几百万只螨虫一直觊觎我的肉体,我又释然了,纵观历史几千年,谁的万里江山下面不是白骨累累?


我眼睛微闭,嘴角微牵,似乎看到了百万的螨兵在撕心裂肺地呼喊,上下翻滚地挣扎,它们潮水般地想要反攻,可是根本无济于事,都将化为尘埃,消失在苍茫大地。

战场之外,阳光温热,岁月静好,再没有其他人见证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,可是,它们在我心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痕迹,你要知道,几百万啊,想当初群雄逐鹿时代,白起在长平之战威震天下,也才斩首活埋赵国兵将45万。


我想到晚上可以闻着太阳的香味,不用去靠数绵羊入睡,拥有婴儿般的睡眠,这种感觉非常美妙。这时,群里有人告诉我说:晒被子之后的香味是来源于被杀死螨虫的尸体味道,这点让我非常反感,可是马上我又想到:不对啊,螨虫也是蛋白质喝脂肪来的,被晒之后,要么是腊肉的油腻气息,要么是羽毛烧焦味,所以这个一定是不对。


为了将螨虫杀得彻底,被子晒一段时间后,特意又拍打一顿,翻过来晒另一面,还有房间的角落,一个也不能漏过。床垫太重,无法搬出来,于是,我直接发信息跟一个做床垫生意的同学说:换床垫。


华灯初上时分,一切喧嚣归于平静,而我也终于将所有的战场清理干净,把被子、枕头收起来,然后将自己融入晚餐的时光里。


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  http://www.zsngd.org.cn/Article/view/cateid/80/id/21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