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 首页 >>  散文随笔  >> 正文

行思良都之福涌:古祠慕名来 樟林山更幽

  发布时间:2019-06-24

联合二支委会  罗祥


从岐江东南岸胀沙鸭山下向西北眺望,石岐平原腹地深广,香山大地次第展开。小满刚过,一场龙舟水纷扬而下。“三涌”沙涌、福涌和库涌之一的福涌村被洗刷更显斑驳古朴。作为福涌人的精神原乡和铁城(石岐)营造者梁溪甫(坊间传说)的祖居地,福涌对“先有三涌,后有铁城传说的世代相传和梁公祠祭拜者的虔诚挚爱,折射出梁氏后裔对身份的本能认同和无比自豪。

微信图片_20190611105414.jpg

良都梁氏,薪火相传。据《中山市南区志》记载,北宋时期福涌已有人居住,南宋时已成村庄。北宋末年(1126年)宋官梁仲卿偕子梁溪甫从石头村迁次定居,以其姓氏命名为梁家基,仲卿病故后,其子梁溪甫以村有河涌环绕而易名曲涌。后其后人认为有水是福地,清朝道光年间改称“福涌”。晴耕雨读,岁时风物。每一个年岁渐长的福涌人,抑或远走他国异邦的金山客,在时间和地理空间双重加持之下,往往都会在心底瞬间疯狂滋长出一种“乡愁”的情绪。他们习惯从口口相传的“先有三涌,后有铁城”坊间传说,来时刻提醒“我来自哪里”的追根溯源和表达对故乡的时时怀念。

微信图片_201906111054141.jpg

现在,福涌村安静如常,我们撑着雨伞从利民大街一路向西,走进宝善坊。浓郁雨气弥漫小村古与今的交界,尽管此时已是上午10点,人们似乎还在酣睡。夏天的阳光有点闷热,偶尔有早起的老人迎街搬挪藤椅,在老房切割下的光线里细聊琐碎家常。或许是见惯了漫游古村的好奇者,讲起福涌村史,老人们如数家珍:“先有三涌,后又铁城”原来有双重含义,其一,早在铁城修建之前,福涌、沙涌、库涌三个村子已经存在。其二,铁城是由“三涌”人主持修建的。

在位于福民大街的中山最古老的祠堂之一“功建铁城梁公祠”,我终于目睹了福涌先民参与修建铁城(石岐)的传世功业。这是一座两进三间建筑,祠门以石栏环绕,全祠以磨光的古青砖,石木顶梁柱,木桁瓦盖结构,属三进天井,建筑上使用了较丰富的木雕、石雕、砖雕和彩画等装饰,耳厢唐宋建筑风格,并集岭南建筑之精华,显得庄严深沉。由于年久掉色,已显陈旧。据《中山市文物志》和《中山市南区志》记载,此祠原建于宋代,为纪念督(议)建香山城有功的梁氏三世祖孙泽公而建,中华民国十四年(1925)在原址上重建扩大。在重建碑记可以明确推断出,梁氏三世祖孙泽公即“香山立县发起人”梁杞。

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。梁氏父子修筑铁城的传说同样一直在香山坊间流传:北宋末年,香山设县后,陈天觉主持建城,聘请福涌村的始祖梁溪甫为总设计,梁溪甫的大儿子为总施工。该工程两年后竣工。为表彰梁氏父子,良都沙涌马氏缙绅提议及资助,县知府主赞,再由他父子五人在福涌建盖起一座祠堂,内设有雕梁画栋,集砖雕、泥塑、陶瓷等,并获知县赐名的“功建铁城梁公祠”。正史野史各自演说有待考证,我却认为,无论梁溪甫父子是否参与修筑铁城(石岐),也无论梁公祠祭拜的是梁杞还是另有他人,都不会消减福涌梁氏在香山城市发展史上的影响。正如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何文平在《中山南区历史文化资源的定位与保护策略》中诚恳的指出,收集民间口述历史只做加法,不做减法。零星的点先保护,等以后有机会重新用材料建构起来,串联起来,讲出一个很重要的故事。

历史卷轴翻过,“功建铁城梁公祠”成为良都知名地标。慕名前来拜祭者络绎不绝,据说梁启超也曾来梁公祠拜祭过。我相信,那位杰出的梁氏后裔在面对着凝聚着家族血缘起源的牌位,必定是心怀挚爱与虔敬。如同良都其他村落村民一样,现在的福涌原住民讲起自己的村史头头是道,对梁氏先祖的“丰功伟绩”更是溢于言表。这样的情况在古老的良都处处如是,香山文脉的传承和延续在每个古村落始终未曾中断。雨丝渐稠,村口的百年香樟树郁郁葱葱。此时的梁公祠素面朝天,不动声色地把福涌往事和古村落的历史与文脉,从细枝末节里蔓延到深邃的街巷里。就像村中的碉楼与别墅相对而立,恍若折叠,又恍若相拥。

走出梁公祠右转一路向西,从福涌幼儿园右侧背后登山小径进入古樟树林。300多棵樟树郁郁葱葱如拼图般覆盖在并不高大的胀鸭山上,大小不一的樟树之间齐人高的杂草和竹枝长势旺盛,密密匝匝的香樟叶遮天蔽日,它们透着古老神秘的气息。据介绍,在种植这些樟树之前,福涌村的小山坡上已有一片古树林,很多野生的香樟树。但在上世纪中叶,很多树木被砍伐。后来村民决定重新栽种该片树林,而选择的树苗,便是不易惹白蚁、虫害少的樟树。

我们沿着向登山径向樟树林走去。一进入林中,风声立刻止息了,越往里走越幽谧,光线也变得愈发昏暗。松软的沙使脚步变得柔软,在这一小山体中,除了了樟树,还生长着一些榕树,两种树浑然一体地结合在一起,自然天成,形成了“樟榕互生”现象。在福民大街的福涌石碑处,我终于见到了号称“中山最大的古香樟树”,其下围树桩处寄生这一棵硕大的细叶榕树。细叶榕根须发达,四处生长,深深地扎进了樟树树桩断裂处,榕树把樟树紧紧围抱,树中有树,树外有根,根上有藤,藤间有草。我上下打量着这棵树王,好像与它的相遇只是一场梦。

如今福涌村满村染翠,从电子地图上看,绿色几乎把老屋新居都给覆盖住了。早在2008年,曾有人大代表提出“建设福涌樟树林生态公园”的建议。近日又欣闻南区将利用辖区内约20平方公里的郊野山体、林地、水库资源,以创建“公园城市”示范区为目标,新建、改建、提升一批郊野公园、门户公园,福涌樟树林生态公园建设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,樟树林的使命和绿色生态南区将无缝融合,变为城市的又一“绿心”。


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  http://www.zsngd.org.cn/Article/view/cateid/80/id/2215.html